中国知识产权状况不容抹黑

点击:1199  添加时间:2012-11-01 18:17:00  信息来源:转载于中华商标转让网

近段时间,我看到很多外国媒体有关知识产权的涉华报道充斥着大量负面信息。给我形成的印象是,要想在西方国家引人注目,那就指责中国;要想在指责中国时更引人注目,那就指责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比如,9月23日,日本《产经新闻》报道了美议会举行听证会,抗议中国“放任伪造产品”;10月4日,路透社报道了美国国务院副国务卿罗伯特·霍马茨呼吁欧盟联手施压中国以改变知识产权及外商投资政策;最近,一本名叫《中国陷阱》的德文书颇为畅销,它告诫欧盟企业小心在华投资落入巨大的“中国陷阱”。此外,一些政治家和企业家、社会组织,也在抱怨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出现问题。

 

 


 


  这些将中国知识产权状况一边倒地描绘成一团糟的报道,引起我的困惑和不安。因此,我想介绍一些在西方媒体上看不到的事实,让人们客观、公正、全面地了解在中国围绕知识产权发生的情况。


  我从事知识产权工作已经超过30年,当时进入这个工作领域的原因现在看起来有些不可思议,就是由于我对知识产权的一无所知。不过,我相信,在当时的8亿中国人中,除了微不足道的几十个人之外,所有民众对知识产权的认识可能都和我一样等于零,并且根本没有将知识和财产联系在一起的概念。相反,人们那时普遍认为知识应该是自由和无偿被传播使用的,收取费用被认为是不可思议的。因此,虽然早在上世纪70年代“知识产权”这个词就被译成中文,但20多年后才正式被收录到《新华字典》中。


  改革开放后,中国政府决心实施现代知识产权制度,从决策立法,到1990年著作权法颁布,几部主要知识产权法律的立法用了超过十年时间。这些法律使历史悠久的知识产权国际规则在陌生的中国得到前所未有的运用,极大激发了中国人民的创造力,而创新能力增强也促进了中国经济的发展。2009年,中国研发投入总量进入世界前五位,研发总支出约占GDP的1.62%,高技术产品出口占全国外贸出口总额近30%,文化和版权相关产业规模超过了2万亿元人民币,增幅达15.5%。因此,在中国推广知识产权制度、传播知识产权文化,使13亿中国人具有知识产权意识是对国际社会的贡献,应该受到赞赏而非指责。


  事实上,知识产权制度在中国的实施已经和正在为发达国家、跨国公司带来实实在在的利益。这些公司不仅通过直接收取专利、商标、版权费从中国拿走数千亿美元,还通过在中国生产产品再销往本国得到额外的品牌收益和技术增值,这样的收益同样是数千亿美元。比如,研究发现,苹果公司的产品iPod,全球零售价为299美元,其中苹果公司得到的创意、品牌、设计和专利收益114美元,占售价的38.1%;中国组装企业仅得到4美元,只占售价的1.3%。再比如,每生产一台DVD机,中国企业就需要支付约19.7美元的专利费,这是中国企业1.93美元利润的10.2倍。2007年中国DVD机出口数量为1.45亿台,跨国公司当年从中国收取专利费高达28.565亿美元。此外,中国实行知识产权制度,鼓励创新,也给国外的企业带来了许多商机。例如,创新需要各种精密的分析仪器和测试装置,需要先进生产设备和技术,而中国还不能生产,需要从发达国家购买,从而为发达国家政府带来税收,为其民众带来工作岗位。


  由于技术水平的差异,通过知识产权制度,发达国家成功地将低端制造业转移至中国等发展中国家,腾出更多空间和资源在本国发展知识密集型产业,率先进入知识经济时代。主要来自发达国家的在华专利申请在今年9月达到100万件,其中第一个50万件用了20年时间,而第二个50万件是在近5年内提交的。我无法想象,在知识产权一团糟的情况下,精明的外国企业家们还愿意来中国进行如此大规模的专利申请,乃至投资和技术转让。


  坦率地说,作为实行知识产权制度时间不长的发展中国家,中国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确实存在问题。比如,知识产权制度仍不完善,社会公众知识产权意识仍较薄弱,侵犯知识产权现象在一些重点地区、领域和产品中比较突出。但是面对这些问题,中国政府从来没有回避,而是长期不懈地去努力解决,并且确实在取得进展。近日,中国政府决定,在全国集中开展为期半年的打击侵犯知识产权和制售假冒伪劣商品专项行动,就是一个最新例证。


  不过,我必须指出一个令人遗憾的事实,即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问题被发达国家有意夸大了,扭曲了。今年4月,美国审计署向国会提交了《关于量化假冒和盗版货物对经济影响的研究报告》,该报告对美国政府网站反映的假冒给美国产业界造成损失的三个预测数据作出了无法证实、缺乏依据的结论。很显然,这些经常被美国媒体和政治家引用的数字是被编造的,也不符合事实。前不久,一家美国著名软件公司声称,全中国使用该公司的一种正版软件数量仅仅200套,这显然与事实不符,因为仅2010年,国家知识产权局购买该公司的正版软件就达到401套。


  任何制度的建立和成熟都需要经历一个漫长的过程,西方国家建立现代知识产权制度经过了400余年时间,目前中国实行这个制度不到30年,我们还需多年努力,但也不会是几百年。


  对各国政府而言,保护知识产权是手段,促进知识产权的创造和运用,推动本国经济社会繁荣才是目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今年3月11日的一个演讲中说,“我们将坚定地保护我们的知识产权。我们唯一最伟大的资产就是美国人民的创新力、独创性和创造力。这对于我们的繁荣至关重要,在本世纪,这将表现得更加充分。”如果将这段话中的“美国人民”改成“中国人民”,我想也同样适用于中国。


  前不久,在北京召开的优质品牌保护委员会会员大会上,美国移民海关执法局局长莫顿曾介绍说,知识财产执法不再是一个美国问题,也不再是一个中国问题,它是一个全球性问题。对此我非常赞同。事实上,在针对指责中国的产品因侵犯他国知识产权被边境口岸扣押的问题上,中国海关2008年的一项调查表明,被指控侵犯知识产权的中国出口产品中有42%的侵权订单来自境外,主要来自发达国家。因此,营造良好的知识产权国际环境,需要各国采取积极的、建设性的合作态度,而不是指责和抱怨。(作者现任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局长。)

打印】 【关闭
上一篇: 2012年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50件典型案例名单
下一篇: 关于闲置商标开发的几点建议